• 編導手記
    《手術未來》:大制作大情懷
    石嵐

    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01日 10:12 | 來源:中央新影集團 | 手機看新聞


    終于盼到了這一刻!深呼吸——一來如釋重負,二來平復心情,三來與伙伴們做好準備迎接業內外對這部電視作品的觀后反饋。

    大制作大情懷

    從事紀錄片創作十余年,這的確是我所經歷過的制作周期跨度最長的一部。都說愛情是影視作品中永恒的主題,而關乎“生死”則更是你我所不能承受之重,這樣的選題也許注定了它誕生的不輕易!不容易!同時也可以預想到它必將引人注意!而對于它的反復打磨、推敲、斟酌、判斷,正是我們本著對外科醫學的敬仰,本著對這部科學紀錄片的尊重,在準確度和科普性上不遺余力。

    全球12個國家的實地拍攝,五十多位國際醫學專家的采訪,其中包括十余位國際頂級專家,同時采訪拍攝了15位中國院士,國內外重要醫院、醫學院、醫學博物館在片中精彩紛呈,百余位人物故事觸人心弦——這樣看來,三年時間集中創作的確是在情理之中。

    本集導演石嵐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郎景和

    本集導演石嵐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郎景和

    本集導演石嵐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郭應祿

    本集導演石嵐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郭應祿

    本集導演石嵐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鐘世鎮

    本集導演石嵐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鐘世鎮

    攝制組與北京協和醫院麻醉學教授黃宇光

    攝制組與北京協和醫院麻醉學教授黃宇光

    攝制組與香港中文大學醫學史教授梁其姿

    攝制組與香港中文大學醫學史教授梁其姿

    攝制組與免疫治療奠基人戈登·弗里曼教授

    攝制組與免疫治療奠基人戈登·弗里曼教授

    攝制組與世界第一例兒童雙手移植大夫L Scott Levin教授

    攝制組與世界第一例兒童雙手移植大夫L Scott Levin教授

    攝制組與美國哈佛大學遺傳學教授喬治·丘其

    攝制組與美國哈佛大學遺傳學教授喬治·丘其

    攝制組與國際醫學史學會學術會議主席卡洛斯·維斯卡教授

    攝制組與國際醫學史學會學術會議主席卡洛斯·維斯卡教授

    術生的由來

    十多年前,當我剛開始接觸紀錄片,就聽前輩們戲謔:創作一部紀錄片,比生一個孩子還艱難,一個孩子從孕育到出生,懷胎十月便得結果,然而一部紀錄片的創作通常都會超過這個周期。之前只是跟著附和,但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親身感受。隨著身體里這個小生命的萌發,我并沒有擱置對這部紀錄片的創作,因為不得不承認它對于我的吸引力,而我對它也的確是投入了真感情的。

    回想起當時,懷揣著我的“小跟班”,穿梭在北京各大醫院的宣傳處、手術室、醫生辦公室,還有院士家里,介紹我們這部紀錄片,常常在我氣喘吁吁講完一大段之后,他們總是很友善的讓我喝口水,歇一歇,然后會給出中肯的寶貴意見,繼而談論歷史,展望未來,回想起來,那些走訪前踩的日子,雖然會有身體的疲憊,但是內心卻洶涌澎湃,甚至暗自慶幸這是我為“小跟班”安排的最好的胎教課程。而伙伴們都不約而同為我的“小跟班”送上昵稱“術生”,伴隨著“手術”創作而生。

    可愛的你

    在與外科醫生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過程中,對于這個職業有了真實客觀的認識。他們的確是上帝派來的天使,他們會全力以赴用現階段最先進的醫療技術去救助病人,無數生命在他們的精湛手藝和關懷鼓勵下得到重生,無數個掙扎在家破人亡邊緣的家庭得以圓滿。醫生的技術和言語,對于深陷疾病中的人們,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,他們手中冰冷的器械擁有點亮生命和希望的神奇力量。但是他們又的確不是上帝,他們無法保證萬無一失,也決定不了病人的生死去留。他們有無奈,有遺憾,甚至也有內疚。

    英國的腦科醫生亨利·馬什在自傳《醫生的抉擇》中多次提到,每個外科醫生心中都有一塊墓地。醫學的進步和發展,不僅有醫生的貢獻,同樣少不了患者的犧牲。他們都是最可愛的人。寫到這里,我不禁想起美國明尼蘇達州那位23歲的小伙子胡安。

    他在家里的孩子們當中排行老大,按理來說,作為大哥哥,在家庭里他是弟弟妹妹學習的榜樣和崇拜的對象,理應有著無比快樂和驕傲的童年。然而令人遺憾的是,他從降臨到這個世界,就開始面對命運的不公。先天心臟長在右邊,同時伴隨心內畸形,當他還是嬰兒的時候,就接受了兩次開胸手術,后來又接受了兩次心臟手術,最后醫生宣告無能為力,告訴他除了換一顆健康的心臟,他已別無選擇,而這樣的心臟移植手術對他而言也是困難重重,生死一線。

    當然,故事的結局是美好的,他有幸生活在醫學昌明的今天,遇到了一位國際頂尖的心胸外科醫生,所以他抓住了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,當即接受一次達芬奇機器人微創手術。當我們提出要拍攝他的故事時,他的回答讓我十分感動,他說非常愿意把他的故事告訴更多的人,這樣可以讓跟他有同樣經歷的人,獲得希望,他也希望以后把器官捐獻給醫學院,讓學生,讓醫生能夠好好地學習、了解他這種特異的身體結構,更有利于治療其他的病人。整個拍攝過程,他都面帶微笑,淡定樂觀。

    我很幸運,我有一位朋友

    創作這樣的一部紀錄片,我們面對別人的生死,別人的離別,別人的抉擇,常常會情不自已,難以自拔;我們也是幸運的,欣賞高尚的醫者,目睹精進的技藝,這是生活在今天的人們的幸運。

    一部紀錄片里,關于勇氣,關于智慧,關于信仰,關于生命。而在紀錄片之外,我感觸最深的莫過于朋友的幫助。記得在創作的過程中,大家常常笑談,“石嵐有一位朋友。”的確,在此過程中得到了太多朋友,以及朋友的朋友幫助,才讓國內外的整個聯系溝通過程變得不那么艱難。

    做任何一部大型涉外紀錄片都很不容易,確實需要太多人的幫助,只有不忘記每一份幫助,才能收獲和積累寶貴的人脈資源,為下一部紀錄片做準備。這是我從事紀錄片創作十年來從未改變且愈加深刻的切身感受。

    紀錄片對我而言,不僅可以深入了解一個領域,開闊眼界,更重要的可以用最直接的方法和渠道接觸最頂級的專家,有機會觸碰和領略這一領域知識的精髓,這才是最寶貴的財富。 

     

    寫于2019年6月播出前

     


    中央新影集團
    官方網站

    掃一掃
    立即關注

    關注新媒體

    最新資訊 更多
    分享
    1 1 1
    快乐炸金花出老千解密 领航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官方北京赛车pk走势 辽宁快乐12前三直走势 不倍投稳赢计划 上海时时查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北京赛pk10七码计划表 手机3d游戏有哪些 码报2019中奖号 扑克牌排九牌大小顺序 体彩开奖结果 2019今晚特马买什么 香港马会惠泽社群网站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 开元棋牌扎金花为什么都是输 安徽快三走势